元春是《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贾府四春之首,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红楼梦里若论起孤独来,似乎很难抉择,李纨青春丧偶,槁木死灰,妙玉花季妙龄却遁入空门,惜春侯门绣女却伴青灯古佛,湘云寒塘渡鹤影,黛玉冷月葬花魂,宝钗金钗雪里埋,探春远嫁别故乡,似乎每个人都有一腔的孤独与幽怨,但是有一个人的孤独,无人排解,无人倾诉,只能够自己一个人扛,这个人就是贾元春。

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提到两件奇事,一件是贾宝玉的衔玉而诞,另一件事就是贾元春的正月初一出生,故取名元春,元者,一元伊始,万象更新,贾元春是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首端。

旧时的人们在取名字的时候都有一定的规范和标准,同辈之人都是以长兄为准,比如,贾家的第一代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都从水字,贾家的第二代贾代化、贾代善、贾代儒都是代字辈,而第三代贾敬、贾赦、贾政、贾敏都是文字辈,而到了贾宝玉这一代,是玉字辈,贾珍、贾琏、贾珠、贾瑞、贾宝玉。

按照过去的风俗,女儿家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所以四春本应该也是玉字辈,正是因为有了元春的正月初一,其余三春就都从了春字,从而成为了春字辈,而不再是玉字辈。从而作为女性的身份与男性平分秋色,分庭抗礼。

这就体现了一种女性思想与平等意识,就像开篇所说的,“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此书只在为闺阁昭传,也正是因为元春才有了元迎探惜(原应叹息)这一句深深的叹息,这也就是本书的一个总基调,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春,这个字在红楼梦里是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的,它代表了一种意象,警幻仙姑的太虚幻境里有放春山遣香洞,四个仙姑姣若春花,媚如秋月,“薄命司”两边写的对联道: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秦可卿临死前托梦,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所以春是青春美好的意思,春字代表了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代表着这些青春的美好的女儿们,元迎探惜就代表了红楼梦里众多的女儿们,所以红楼梦的代表人物是元迎探惜,而不是宝钗跟黛玉。

元春只出场过一次,就是这个只有一次正面出场的人物,却是红楼梦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书中说,贾家到宝玉这一代已经是末世了,“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就像王夫人说的,当年你林妹妹的母亲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其吃穿用度是迎春们所不能比的。而那件象征着贾府繁华与荣耀的传世织品软烟罗,到了王熙凤这一辈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无一人认识,竟有眼无珠将其认作是蝉翼纱,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起来。

正是由于元春的才选凤藻宫给贾家带来了一段短暂的荣耀,正是有了元春的封妃,才有了元妃省亲这一给贾府带来极致荣耀的事件,元春带来了贾府的一段小繁荣,可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可以说元春一人身系整个家族的前途命运,荣辱兴衰,元春是贾家上的一个象征式的人物,对整个家族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在金陵十二钗的排序上,贾元春得以排在第三,仅次于宝钗跟黛玉。

不过,正如秦可卿所说的,这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所谓烟花易冷,盛筵必散,恰似一段回光返照,很快就会萧条冷寂下来。

元妃省亲堪称元春正传,元妃省亲是元春唯一一次正面的出场,其余对于元春都是采用侧面描写,她犹如传说中居住在天上的人物,宝钗就曾经不无艳羡地对宝玉说“那上头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

元春虽远在深宫,但她对贾家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她的一言一行牵动着整个贾府的神经,她的决定,决定了宝黛钗三人的前途命运,她的存在,在贾府是神一般的存在,连老太太对她的决定都不能轻易的否定。而她省亲时的谦恭内敛,其行止见识皆在众人之上,其对整个家族的担忧与思虑可以与秦可卿相提并论。

正是元春的一道懿旨让众人住进了大观园,大观园意义重大,大观园就如同一个女儿国,是太虚幻境在人间的一种投射,是众女儿的一个庇护所,世外桃源的一个所在,它最大限度地抵挡住外界的风刀霜剑对众人的一种侵袭。

大观园成为一种象征,是众女儿的精神家园,它的意义同诗社一样重大,一个是物质的载体,一个是精神的载体,没有大观园这个物质的载体,就不会有诗社这个精神的载体,正是因为有了元春,才有了大观园,可以说,元春是大观园的缔造者与保护神。

然而作为大观园缔造者的贾元春,却是孤独与寂寞的——深宫寂寞。当众姐妹在大观园内吟诗作赋风风花雪月之际,她却只能守着冰冷孤独的宫殿,艰难度日,就像甄嬛传里敬妃所说的,“我宫中一共有一千三百二十六砖石,其中三十六块都有了细碎的裂纹,每一块石头我都数了无数遍,否则这漫漫长夜我将如何度过?”

大观园虽是因为她而建造,却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她只游历过一次,就彻底的与大观园这个园子断绝了!关于大观园的一切,与姐妹们一起做诗,一起闲话家常,这些她只能遥望回想,所以她才让探春将那日所有的题咏依次抄录誊写,自己编次,时时默念,大观园成为她再也回不去的梦乡。

她以一己之身抵挡政敌对贾家的攻击,打压,她身心俱疲,所以她才会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这是她真实的抱怨也是她的无奈,光鲜荣耀的背后,是孤独的苍凉。只有在贾家的时候,她才享受过天伦之乐,与众姐妹的相伴,与宝玉的姐弟情深,正如省亲时告诫贾政时所说的“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元春判词是,“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石榴花是元春的象征,旧时宫里多种植石榴树,以取多子多福之意,石榴花名艳照人却未曾结果终是孤独无依,元春之死成为贾家败落的一个转折点与导火索。

也正是由于元春的失势,才导致大观园的凋零,晴雯之死,迎春被嫁,司棋被逐,众女儿风流云散,随着贾家的落败,大观园成为一片废墟,最终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