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言: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气朗清。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土皆做碧玉,无有异色。众真侍座,元始天尊,悬座空浮于五色狮子之上。

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说经二遍,盲者目明。

说经三遍,喑者能言。

说经四遍,跛疴积逮,皆能起行。

说经五遍,久病痼疾,一时复形。

说经六遍,白发反黑,齿落更生。

说经七遍,老者反壮,少者皆强。

说经八遍,妇人怀妊,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

说经九遍,地藏发泄,金玉露形。

说经十遍,枯骨更生,皆起。

是时,一国是男是女,莫不倾心,皆受护渡,咸得长生。

道言:

是时,元始天尊,

说经一遍,东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二遍,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三遍,西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四遍,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五遍,东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六遍,东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七遍,西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八遍,西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九遍,上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十遍,下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十遍周竟,十方无极天真大神一时同至。

一国男女,倾心归仰,来者有如细雨密雾。无鞅之众,迮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于是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十方无极至真大神,无鞅数众,俱入宝珠之中。天人仰看,惟见勃勃,从珠口中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国人廓散,地还平正,无复欹陷。元始即于宝珠之内,说经都竟,众真监度,以授于我。当此之时,喜庆难言,法事粗悉,诸天复位,倏欻之间,寂无遗响。是时天人,遇值经法,普得济度。全其本年,无有中伤,倾土归仰,咸行善心,不杀不害,不嫉不妒,不淫不盗,不贪不欲,不憎不缀,言无华绮,口无恶声,齐同慈爱,异骨成亲,国安民丰,欣乐太平。

经始出,教一国以道,预有志心,宗奉礼敬,皆得度世。

道言:

元始天尊,说经中所言,并是诸天上帝内名、隐韵之音,亦是魔王内讳、百灵之隐名也,非世上之常辞。上圣已成真人,通玄究微,能悉其章。

诵之十过,诸天遥唱,万帝设礼,河海静默,山岳藏云,日月停景,璇玑不行,群魔束形,鬼精灭爽,回尸起死,白骨。

至学之士,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魔精丧眼,鬼妖灭爽,济度垂死,绝而得生。

所以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不能更生,轻诵此章,身则被殃,供养尊礼,门户兴隆,世世昌炽,与善因缘,万灾不干,神明护门。斯经尊妙,独步玉京,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巍巍大梵,德难可胜。

道言:

凡诵是经十过,诸天齐到,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而好学至经,功满德就,皆得神仙,飞升金阙,游宴玉京也。上学之士,修诵是经,皆即受度,飞升南宫。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暂灭,不经地狱,即得返形,太空。此经微妙,普渡无穷,一切天人,莫不受庆,无量之福,生死蒙惠,上天所宝,不传下世,至士斋金宝,效心盟天而传。轻泄漏慢,殃及九祖,长役鬼官。

侍经五帝,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营卫神文,保护受经者身。

1 2 3 4 5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