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互鉴、融合——“儒家文化与伊斯兰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纪要

由中央社会主义研究院主办、中共济宁市委统战部主办、济宁市民族宗教局协办的“儒家文化与伊斯兰教中国化”学术会议主席团暨孔子学院座谈会日前在山东省济宁市举行。 共有60余名专家学者参与讨论,提交论文和演讲30余篇。

“以儒解经”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沙宗平认为,明清时期,以伊斯兰教金陵派王黛玉、刘植等为代表的穆斯林学者主张“四教之学”、“回归本真”。他认为伊斯兰教的礼仪“载于天书,而与儒家无异”,“圣人之教,东西方皆同”。西方,今古亦然。” 这开辟了“以儒解经”的文化交流之路,在中国建构伊斯兰教教义。 “儒释经”运动是中国伊斯兰文化通过穆斯林内部的文化自觉学习和借鉴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项倡议。 这一成功案例对于新时代的中国文化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中国伊斯兰教经院研究员高占福从“儒学释经”活动兴起的社会背景、“儒学释经”的代表人物及其著作、 “儒释经”与“儒释经”思想社会角色的四个方面综合呈现了“以儒解经”的历史活动,指出通过“以儒解经”,伊斯兰教从阿拉伯形式和语言转变为汉语语言和形式,伊斯兰思想体系发生了转变。 将其纳入中国人的理解范围,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阐述伊斯兰教及其在中国大陆的变迁,最终形成中国伊斯兰教的本土化。 它标志着大陆穆斯林社会形成了既符合中国传统社会文化又符合伊斯兰教信仰的独特人文思想体系。 它极大地加速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进程,并影响至今。

济宁大学儒学与地域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教授刘振甲详细论述了“以儒解经”的历史背景和具体过程,指出“以儒解经”是儒家的生命体验。穆斯林学者基于他们长期的生活和对中国的认识。 文化学习和理解,哲学层面的新介绍和思考。 他认为,明清时期的伊斯兰教学者基于当时伊斯兰教发展的具体需要,不仅在外在的社会生活上主动向中国社会的现实政治靠拢,而且在内在的哲学观念和心灵修养方面与传统儒家思想是一致的。 一体化开创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新局面。

中国回学会副会长、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米守江详细阐述了“儒释经”运动逐步发展的三个阶段以及刘智对伊斯兰教中国化进程的贡献。 他认为,刘智自觉遵守国家法律,大于教规的理论和实践,为生活在政教分离的现代中国社会的穆斯林提供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 同时,刘智坚持用汉语解释伊斯兰教的信仰、教义和礼仪,不仅有助于当时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充分了解和认识伊斯兰教及其文化,而且对当今社会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伊斯兰教与儒家文化的和谐融合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杨桂平在全面回顾伊斯兰教在中国传播的历史以及伊斯兰教与儒家文化的相似性的基础上,认为伊斯兰教的历史经验与儒家文化共享和谐之处在于:一是中国穆斯林的内涵,游走于伊斯兰教和儒教两大文明之间,保持伊斯兰教的独特价值,同时也承认儒家文化的主体性。 二是伊斯兰教与儒家文化和谐共存、共同发展。 伊斯兰教与儒家文化的关系是“和”、“共生”、“同享美”; 三是以和平方式解决民族、宗教、社会矛盾,构建民族、宗教、文明之间的和谐关系; 四是为处理现实社会中的民族宗教问题提供了丰富的文本资源和深刻的历史智慧。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儒学与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金刚教授认为,新时代“回归儒学”思想活动可以给我们带来多种有益启示:首先,适应是外来宗教在中国生存和发展的必然要求; 其次,中国化是外来宗教适应中国社会的基本规律; 第三,宗教文化交流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主渠道; 第四,文化融合与创新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传承的必然趋势。 第五,和而不同应成为不同文明交流的重要原则。

孟子研究院科研人员李龙波以济宁东戴寺为例。 他通过对东岱寺的概况介绍,介绍了东岱寺的中式建筑风格和中式匾联,充分体现了清真寺的中国色彩及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 亲密的关系。

伊斯兰教中国化的理论探索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几乎就开始了中国化进程。 伊斯兰教中国化,就是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按照与宗教相适应的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中国化。社会主义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李维健仔细梳理了伊斯兰教思想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指出唐宋元时期,穆斯林有向中国靠拢的现实需要。以儒教为主,而穆斯林在宗教上主要实行自我封闭,没有方向。 对外传教的动机是宗教优越感,而不是危机感; 明清两代是中国伊斯兰教宗教思想大发展、大形成、大成熟的阶段。 他还详细回应了当前伊斯兰教在中国的现实问题。

山东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王明弼从山东学派的角度,论述了山东学派传统儒学的“道儒”精神对于抵制和防止极端思想蔓延和传播的历史借鉴意义。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

廊坊师范学院讲师冯峰认为,山东儒学的文化生活以讲授儒家经典为主,以“经外五艺”为辅,将伊斯兰教信仰和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其中。文化生活。 山东学派“穆斯林为主义、儒家为文主用”的文化融合观,是中国穆斯林用中华文化培育伊斯兰教信仰教义的经验,是伊斯兰教中国化进程的真实反映。 。

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实践路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党委书记、研究员赵文宏探讨了宗教信徒公民身份与宗教中国化的关系。 他希望我国宗教界、宗教管理界、宗教研究界能够更好地运用公民意识推动宗教中国化。

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授张健认为,推进宗教中国化,必须坚持指导思想中国化,立足中国实际解决面临的问题。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杨发发认为,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有3条基本路径。 一是坚持强化政治认同; 二是坚持促进文明互鉴。 三是坚持推动社会适应。 伊斯兰教中国化有四项主要任务:一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构建中国伊斯兰教的伊斯兰思想体系; 二是正确认识和处理国家法律与规范的关系,努力提高穆斯林人民的法治观念。 三是弘扬伊斯兰教优良传统,坚决抵制极端思想; 四是高度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培养高素质爱国宗教人才。

山东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教授赵文亮提出,伊斯兰教中国化要遵循六个“结合”原则。 一是国际性与民族性相结合; 二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第三是宗教。 四是宗教教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 五是伊斯兰教的发展变革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相结合; 六是中国各地本土化与民族化相结合。 他还强调,伊斯兰教中国化是一个渐进的历史过程,需要尊重宗教发展和社会发展规律,行稳致远。 (文/张伊娜 齐子龙)

(作者张伊娜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民族宗教研究室教师;齐子龙为山东大学统战研究室博士研究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