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其中贾宝玉和碧痕洗了两三个时辰的澡,这是怎么回事?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红楼梦演义116:怡红鬼祟夜偷试,碧痕张扬浴荒唐

贾宝玉赴宴回来,与晴雯重新和好,并拿扇子给晴雯撕了玩笑。还抢了出来探看的麝月的扇子一起撕了。

“撕扇子”看似怡红院日常小事,却代表着贾宝玉对“散”的反抗。

贾宝玉和晴雯都不愿意“散”。撕了扇子也是他们无奈做出的举动。

比较耐人寻味的是那麝月出来被撕了扇子。看似偶然,实际必然。

麝月曾被贾宝玉评价“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实际早为王夫人之耳目,埋伏在这怡红院内。

当天她见贾宝玉在外拉着晴雯的手嘀嘀咕咕好半天,便跑出来探看,才会被殃及无辜撕了扇子。

而这次事件也暴露了晴雯日后的遭遇,与麝月有大关系。

其实这麝月当初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就讲过她。

因袭人、媚人、晴雯和麝月陪伴,贾宝玉要应那“风花雪月”之说,便将媚人改作茜雪。

可惜不久后茜雪因枫露茶事件被放出去。四大丫头只剩下三人。

袭人与晴雯都是贾母所赐,麝月则是王夫人安排。

不过麝月自来跟着袭人学习,颇有袭人之风范。

贾宝玉赞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就源于那回李嬷嬷大骂袭人狐媚子勾引贾宝玉排斥走茜雪。

当天贾宝玉惦记病中的袭人,发现只麝月在家看着。问她如何不去玩,麝月回说满屋子灯火,还有个病人,没有人可如何是好。

麝月这般周到细致,可不就是又一个袭人。

当天二人对坐无趣,贾宝玉便想起麝月之前说头痒,提议给她篦头。

谁想这边才篦了两下,晴雯因进来取钱看见,又嘴不饶人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

晴雯话里有话,让两人哭笑不得。贾宝玉不留意,见晴雯出去就说了她两句,不想晴雯又掀帘子进来,控诉他们: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

文中暗表,晴雯所指瞒神弄鬼之事,是暗示麝月也与那贾宝玉有了袭人一样的“偷试云雨情”,更是被她发现了。

话说自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醒来与袭人初试云雨情后,到底不能瞒住所有人。这些大丫头们除了晴雯,各个都活分了心思。

麝月既然处处学袭人,她又在怡红院排名靠前,当然知道笼络住贾宝玉的好处。

真要是未来能侥幸留下做了姨娘,这一生也将脱离奴才秧子,再不受苦了。

于是,早在搬进怡红院前,她便也与贾宝玉有了“云雨之情”。

贾宝玉身边事事瞒不过晴雯,说他们“瞒神弄鬼”和日后说袭人“鬼鬼祟祟”,都是讽刺她们不惜名节做的那事儿。

麝月的心思要比袭人更深沉,她也知道自己各方面不如袭人和晴雯,便早做了王夫人在怡红院的眼线。

对晴雯压在她头上,倒也没什么说法,只是如果晴雯能让开位置,她肯定又可再进一步。

是以,王夫人每次问话,她自然知无不言,且有意无意会多讲一些晴雯的事,少说袭人与她们的话。

不过,怡红院背后竞争者并不只她们几个,其他人也不遑多让。

之前小红就不说了,如今已跟着二奶奶去了。但怡红院其他人,也都各有心机办法。尤其是碧痕曾经做过的事,更是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别人对此三箴其口,晴雯如何忍得住?这天与贾宝玉撕扇子时,就再次爆料:

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我也没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

碧痕伺候贾宝玉洗澡两三个时辰,过后屋子里都是积水,也不知道是怎么洗的。怡红院众人笑了好几天,这事当然也早成了贾家的笑话。

碧痕也是贾宝玉的八大丫头之一,与秋纹一起负责伺候洗漱。

她们这等地位,可就不如“风花雪月”四人。按说注定留不下,也不会有那痴心妄想。

可碧痕毕竟是个眼大心大之人。看着袭人和麝月先后与贾宝玉有了云雨之情,并被从此不同对待。她便也觉得要尝试一下,为自己搏一个出身。

碧痕也知道论品貌地位,在贾宝玉那都不如袭人等人,如果只是暗中行事,必然白费心思。

为今之计只有将事情闹大一些,生米做成熟饭,才能获得更多好处。

于是才有了那次洗澡两三个时辰的荒唐事。

总的来说,也是贾宝玉被放入大观园后,疏于管教,真正荒唐无所不为。

碧痕就抓住这次机会,伺候贾宝玉洗澡时,引逗他做了好些荒唐事。

这事闹起来后,王夫人很快就有听闻,自然不满意。

可就像碧痕想的那样,王夫人根本拿她没办法。总不能因为儿子和丫头一点事,就小题大做吧?

贾家是贵族,儿子大了并不禁止这些男女事。母亲也不好过于干涉儿子的房中事。

于是便只能吩咐李嬷嬷进去教育贾宝玉几句,终究还是放过了碧痕。

背后也吩咐袭人麝月等注意点她,别让再出现这种事。

碧痕自以为得计,其实到底于事无补。她与贾宝玉做的事,并不足以给她保障。

但要说完全没有好处也不会,毕竟贾宝玉碰过的人,日后终究不会随便放出去配小厮,给个体面赏她一个开恩,家里自行择聘也是好的。

贾宝玉自进这园子一年多,类似胡闹的事也并不少做。

丫头们各有私心,能像晴雯洁身自好是少数。贾宝玉越来越放肆,终究要将自己送上不得不管教的地步。

他这边连日来备受磋磨,终究有发作的一天,而另一边史湘云终于又来贾家。果不其然她已订婚有了婆家。

正是:怡红鬼祟夜偷试,碧痕张扬浴荒唐。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以上故事或有虚构,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改编和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