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服装现代设计法式风格

郝晓宇 刘丽君

河北科技大学, 河北石家庄 050000

摘要:少数民族服饰作为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物质化形态的一部分,不仅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而且体现着一个民族独特的审美内涵和精神文化。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民族地区现代化的推进,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越来越多。 尤其是理论描述大多标榜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更多地关注设计方法和应用,而没有对“现代”、“现代性”、“现代设计”等词语给出太多明确的解释。 基于此,本文运用文献资料法、比较分析等研究方法,对少数民族服饰传统与现代设计相关的理念和设计创新进行分析和总结,探讨现代民族服饰设计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办法,阐释少数民族传统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路径。

关键词:少数民族; 衣服; 现代性; 传统; 设计; 法式风格

众所周知,我国民族众多,其特点是大杂居和小聚居。 少数民族分布广泛。 他们不仅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活环境、经济文化,而且传统服饰文化也丰富多彩,具有鲜明的、跨民族的、独特的地域特色。 为了更好地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和变化,少数民族服饰也在不断地传承和创新。 同时,随着民族文化自我意识的发展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推广,少数民族文化和少数民族服饰的独特性已成为现代服装设计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相比民族元素的简单应用设计,更重要的是判断设计是否符合现代性、适应社会发展。 也可为少数民族服饰的传承与创新提供思路和方法。

一、“现代性”相关概念解读

“现代”的意思是“现在”、“现在”、“目前”。 它来自于公元 4 世纪出现的拉丁词“modernus”,而后者又起源于“modo”[1]。 中国的“现代性”是随着资本主义一起进入中国的。 五四运动期间,“新”思潮、“新”思想形成了中国人对“现代”一词的理解。 “现代性”一词是波德莱尔在19世纪的《现代生活的画家》一文中提出的。 他在文中用“现代性”来描述当代艺术家康斯坦丁·盖伊的艺术追求,主要表达他的本质或品质。 它还详细讨论了现代美学和现代性。 正如马太伊·卡利内斯库(Mattei Calinescu)在他的书中所说:“现代性就像其他与时间相关的概念一样。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立即回答问题;但一旦我们尝试表达我们的想法,我们就会意识到,为此,想出一个令人信服的方案答案需要时间——更多的时间”[2]。

纵观历史,对现代性的解释层出不穷。 不同的思想家也从不同的角度对“现代性”做出了多重定义。 例如,马泰伊·卡内内斯库在其著作《现代性的五种面孔》中,从美学的角度对其进行了分析,对现代性的起源、演变过程和现状做了详细的论述。 他认为审美现代性应该被理解为一个危机概念,它包含着三个辩证对立:即与传统的对立;即与传统的对立;即与传统的对立。 反对资产阶级文明的现代性(及其理性、功利和进步思想); 反对自己; 金耀基先生认为,“现代性”或者“现代性”的内涵包括“城市化、工业化、世俗化、媒体参与、民主化等品质”[3],而本文所定义的“现代性”也是与社会相对立的。工业化之后。传统解释。

从时间概念上定义,“现代”一词可以用来指代任何属于“现在”或“现在”的时间区域。 它不一定属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间区域。 任何过去的时间都可以称为“现代”,而未来的时间也可以称为“现代”。 因此,人类发展的过程就是无数个“现代”变成“过去”,“现代”与“过去”相互交替,同时又迎来一个新的“现代”过程。 “现代性”比过去的传统更清楚地显示出它自己的含义。 现代设计,在工业化大生产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更快地改变着周围的生存环境,使设计师脱离了传统观念,使设计超前化,不再在传统工作中边创作边创作。 ,这也是其区别于传统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

二、少数民族服饰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我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有自己的思维认知方式和独特的审美观念。 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重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转型必须重视民族文化的内在情感[4]。 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要对少数民族传统服饰进行创新性的现代设计,必然要对其所蕴含的传统文化和服饰特征进行深入研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设计。 因此,通过对传统[5]与现代的意义和关系进行深入分析后,我们梳理出它们的地域性、独特性、审美性等特征,以更好地分析两者之间的关系。 这里现代服饰的特点也与传统民族服饰相反。

(1) 情感性和非情感性

情感性是指文学作品表达、传达、沟通、唤起人们情感的特殊能力。 也意味着创作者在创作中将自己的情感转移到对象中,使其变得主观、有趣、艺术化,从而使作品以情感打动人。 [6] 这也适用于艺术设计创作。 因此,作为少数民族在长期历史中形成的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文化结晶,服饰的制作和图案的使用也蕴藏着深厚的文化意义。 情感表达独特的社会、文化和审美倾向。 比如苗族女装裙摆上绣的蝴蝶图案,如图1所示,是因为苗族视蝴蝶妈妈为人类的始祖,所以使用时有强烈的情感,体现了祈福的心态。蝴蝶妈妈的保护。 另一方面,非情感是情感的反面。 创作时并没有过多表达创作者内心的情感。 创作对象也比较客观,创作结果也缺乏一些灵气。 比如,现代服装,除了一些采用传统手工艺制作、寓意深刻的服装外,大多是非情感化的。 这个原因也得益于大型工业机械生产的发展,给现代服装生产带来了高效、便捷的工作效率。 Simply Machine 的生产更加非情感化。

设计灵感来自中国传统_现代设计中的传统元素_以传统元素为灵感的现代设计/

图1 蝴蝶妈妈概况

(2)独特性和普遍性

独特性是指某事物有别于其他事物的鲜明个性。 就少数民族服饰而言,由于少数民族生活环境和生产生活的差异,形成了不同的民俗文化、服饰形式和审美观念。 例如,同一自然环境下,不同地区的彝族妇女头饰也可分为“凉山型”、“红河型”、“乌蒙山型”等。女性的服饰也是由地域差异造成的。 不同颜色的服装被称为“白傈僳族”、“黑傈僳族”、“花傈僳族”,如图2所示。因此,各民族的服装因差异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审美取向和服装形式。环境与民族审美心理。 普遍性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具有广泛共享的属性。 例如,现代服装为了适合更多的人穿着,从设计到生产到销售都具有一定的通用性。 与传统少数民族服饰不同的是,其独特性体现在服饰风格的不同上。

图2 傈僳族服饰

(三)地域性和广泛性

我国民族众多,少数民族分布广泛。 各民族在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生产生活方式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和审美观念。 例如,由于自然环境地区不同,南北少数民族服饰风格存在差异,南方的民族服饰多以淡雅为主。 至于裙子,款式有很多,有长裙、筒裙等; 而寒温带地区的北方少数民族因地制宜,采用当地出产的毛皮、毛毡等作为服装材料[7],如赫哲族的“鱼皮衣”、鄂伦春族的皮袍等和毛皮夹克。 其次,民族、地域文化不同,民俗文化也不同。 同样,例如纳西族的成人仪式也采取更衣的形式,称为“穿裙礼”。 哈尼族虽然不举行成人仪式,但姑娘们到了十六、十七岁,仍然戴着绣花精美的银帽。 换掉儿时的小圆帽,意味着可以谈恋爱了。 就现代服装而言,广义覆盖面较大,不注重个别领域的特点。 其设计是面向大众的,受众群体广泛,因此其审美倾向多以大众的审美倾向为基础,其设计创作到成品生产和销售更为广泛。

(四)自然美与社会美

自然美是指自然界中的美,即自然事物的美,而社会美是指人类社会关系中的美、社会事物以及与社会生活有关的其他事物的美。 [8]对于少数民族服饰来说,它们在体现我国服饰文化多样性的基础上,体现民族服饰的自然生态美。 这不仅体现了其与自然的关系,而且以自然生态为物质化载体进行美学研究[9]。 例如赫哲族的鱼皮服装、鄂伦春族的袍皮服装; 而苗族的服装,从就地取材到织造,从染色工艺到款式,生态贯穿于服装生产的每一个过程。 色彩的选择也倾向于以自然色作为主色调。 因此,民族传统服饰制作的每一步都是人与自然的默契配合; 对于现代服饰来说,为了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在社会生活中的需求,以社会生活中的事物作为创作的源泉。 在设计时充分考虑服装的适应性和功能性的基础上,全面提高服装的艺术性和设计性。 即使在飞速发展的现代,为了追求所谓的时尚美,甚至忽视了服装本身的功能,从而使现代服装具有了追随潮流的社会美特征。

(五)传承与创新

对于少数民族文化来说,传承是指少数民族文化长期的延续和传承,创新是指少数民族文化当前的创新。 少数民族服饰的传承与创新也是如此。 少数民族服饰是本民族长期生产、生活和智慧的结晶。 它们的风格、色彩、传统手工艺技术也代表着其文化积淀、融合、创新的演变过程。 因此,在现代社会快速发展的前提下,如何取其传统民族服饰文化的精华,去其糟粕,就成为了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一条出路。 因为无论是民族风格还是民族图案的提取,元素提取和创新设计都必须在了解其独特文化内涵的基础上进行。 无论是基于传统服饰的创新,还是基于某种理念诠释的融合设计,传统与现代都不能简单割裂。 因为传统与现代是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的。 现代性正是因为传统的对立才具有自己的意义,传统也因为现代性的存在才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因此,少数民族传统服饰与现代服饰的关系也是相互表达、相互促进的。

三、少数民族服饰现代设计中存在的问题

现代性是历史进步的产物。 在人类追求现代性和社会现代化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现代化运动等各种现代问题[10]。 与此同时,少数民族服饰在设计过程中的现代性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

首先,设计主体存在问题。 在西方“现代设计”的主导下,民族服装设计这一主题存在着历史性的忽视。 纵观各大品牌和知名设计师的传统设计,很多国外设计师有时比本土设计师对民族传统文化的诠释更深刻、更到位,艺术表达也更有创意。 然而,我国本土设计师在国外设计师对传统服装文化的诠释基础上进行设计,却不得不模仿、照搬,盲目追随时尚,缺乏设计主题的历史性和直接性。

其次,实际设计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随意解构民族传统文化的表层设计,忽视其文化内涵的本质。 各服装品牌为了扩大知名度或利润空间,解构民族文化,将其作为资产碎片,从事无意义的符号消费。 因此,民族文化作为资本化的客体和品牌符号资本积累的工具,通过现代设计转化为消费符号,完成消费社会循环中的生命周期[11]。 例如,某种款式上的民族图案只是用来体现民族,而不是传达某种概念或意义; 又比如,对传统民族服饰图案进行简单的打乱、拼接、重组,使其呈现出一种偶然的样子。 美学,从而将其应用到现代设计中,从而忽视了民族本身的文化遗产。

第三,设计结果存在问题,即少数民族服饰设计的“再本土化”问题。 “重新定位”的概念最早由英国人类学家菲利普·托马斯提出。 通过对马达加斯加乡村的研究,他认为当地人使用非本地材料建造了具有当地特色的建筑。 这个借用异物的过程就是“再本土化”的过程[12]。 同时,“再本土化”的理念被运用到民族服饰上,即少数民族服饰的传统民族设计是要展现少数民族的风格,即旨在塑造传统和民族特色的设计。融合少数民族服饰所蕴含的文化。 作为一种可展示的产品,它成为一种消费文化的产品[13]。 这也使得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失去了固有的光环。

除上述问题外,少数民族服饰现代设计还存在新一代基因文化的传承、民族艺术品受利益影响机械复制等问题,逐渐导致其内涵的缺失。民族文化消失。

4、少数民族服饰现代设计创新路径分析

少数民族服饰作为民族文化的外在表现形式,必然会随着文化的发展和进步而进一步发展。 一方面,需要改变现状。 无论是适应新的发展趋势还是新的审美潮流,都必须与现代服装相结合,设计出现代民族服装,才能更好地传承传统民族风格。 弘扬本民族文化。 另一方面,我们应该保持优秀的传统,并借鉴其形式进行现代设计。 [14]因此,我们在整合民族服饰现代设计中遇到的问题后,进一步探索现代设计的路径,希望能为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发展提供参考。

(一)创作主体多元化

作为创意活动的实践者,在传统服装的制作中,从纺纱到成衣,从染色等工艺到配饰的设计,创意主体仅限于自己的民族和家庭。 这时,只需符合民族的审美观念,就能表达创作的内在情感。 对于传统而言,“新”的创作主体是将概念设计从传统的手工艺流程中分离出来,形成专门的设计创造者——设计师。 除了具备实践能力外,还需要了解服装的基本要素,即风格。 、色彩、面料、内外结构、缝纫技巧、熟练掌握艺术的物化方法和物化形式的表现。 它还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设计者对内容、形式、心理等的把握能力。因此,“新”创作者的不同环境和能力可以带来不同于传统的“新”活力和设计。那些。 例如,2021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李伟教授设计了“黎锦主题非遗服饰秀”。 如图3所示,她将传统黎锦与国际流行趋势、色彩流行趋势相结合进行创新,大胆使用白色、亮黄色等鲜艳的色彩。 款式设计也参考了国际时尚元素。 同时,她也强调了黎锦的文化符号,希望通过创新尝试,将少数民族服饰推向未来、推向世界。

图3 南明济北——黎锦主题非遗服饰秀

(2)创作方法的变化

传统服饰作为民族精神文化的物质表现,其创作时更多地表达的是内心的思想,实际的创作手段相对规整、单一。 现代设计的创作方法多种多样。 首先,在外在形式上,有直接的借鉴,是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表达,以达到最终的真实效果。 有服装的整体设计,也有领子、袖口、门襟、下摆等的局部设计,如云纹图腾等。 原创民族风格设计采用“满”、“满”的手法,将民族图腾应用到服装的整个上半身或整件服装上,如图4所示。也有基于掌握民族图腾规律的间接应用传统元素的构成和变化过程。 例如,云饰图腾原服装设计中元素的双向连续性、打乱与重组、解构与重构、增删、局部运用等,如图5所示。内在理论方法的创新、现代设计方法的多样化应用也使得传统服装设计丰富多彩。 最后,在实际操作中,新的创作方法比传统的手工技术更加方便和高效。 例如,刺绣作为中国传统服饰工艺品之一,往往蕴含着人们对吉祥如意、幸福生活的美好祝愿。 也是少数民族服饰中不可缺少的亮点。 但传统刺绣对时间、拼接技术、个人创意都有很大的要求。 现代化的机械化设备和多手工流水线生产可以更好地解决传统工艺造成的时效慢、效率低的问题。

图4 “满”、“满”布局手法在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设计灵感来自中国传统_以传统元素为灵感的现代设计_现代设计中的传统元素/

图5 元素解构重构技术在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三)创作对象的多样性

从创作元素和对象来看,传统、朴素的元素是民族服饰的一大特点,不同地区也有相同的特点。 并且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其简单元素的运用也逐渐变得更加丰富和多样化。 比如民族色彩的运用和现代的多样性变化。 虽然各个地区使用的主色调大致相同,但根据其民族文化,颜色的选择和运用略有不同。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其色彩搭配不仅可以借鉴色彩流行趋势,还可以借鉴现代艺术设计中的色彩变化手法,如图6所示。从创意服务对象来看,少数民族传统服饰是产品实现小农经济的自给自足。 他们的服饰适用范围较小,有的仅为本民族人穿着。 甚至由于一些民族信仰等问题,本民族的服装也只能由本民族的人穿着。 一方面,这促进了少数民族服饰的独特性和奇特性的发展。 另一方面,也使得他们的服饰文化墨守成规,不利于本民族文化的发展。 更新的发展。 现代民族服装设计服务于更广泛的顾客群。 随着社会融合的发展和经济利益的提升,当地工人和少数民族游客都可以佩戴了。 一些民族服饰甚至通过对外贸易的发展出口到海外。 这也进一步推动了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化设计和现代化发展。

图6 2022年秋冬色彩趋势

综上所述

现代性问题虽然起源于西方,但随着全球化的加速,它已经跨越了民族国家的界限,成为一种世界现象。 服装的现代性无论是基于西方审美观点的现代设计,还是基于国情和国际流行趋势的当代设计,或者是基于现代人审美追求的现代设计。 其现代性有明确的坐标系和参照对象,而本文所描述的“现代性”设计同样存在于工业化环境中与传统相对立的状态。 因此,在深入分析“现代”、“现代性”二字的基础上,列举了民族服饰现代设计中面临的一些问题,以便从整体上更好地开展少数民族服饰现代设计。新视角、新方法。 路径分析。 它不仅为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提供了思考方法和路径的参考,也让我们在区分传统与现代的过程中看到了传统所蕴含的更深层次的价值。

参考:

[1] 谢立中. “现代性”含义及相关概念探析[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38(05):25。

[2] 马泰·卡利内斯库。 现代性的五张面孔[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3]金耀吉. 从传统到现代[M]. 北京:中国人民出版社,1999:98。

[4]王爱良. 现代性视域下的少数民族文化变迁[J]. 满族研究,2013,(04):95。

[5]《辞海》编委会主编。 辞海[M]. 上海:上海词典出版社,1979:491。

[6]庄涛. 写作词典[M],上海:汉语词典出版社,1992:503。

[7]钟茂兰,范璞. 中国少数民族服饰[M]. 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06:4。

[8] 王洪建. 艺术概论[M]. 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61。

[9]徐忠林. 生态美学视角下的云南民族服饰——以布依族为例[J]. 武汉纺织大学学报, 2019, 32(01): 27-28.

[10] 杜艳华. 现代性内涵与现代性问题[J]. 求索,2015(05):04。

[11] 董兴干. 当代自然视域下的文化自觉与民族服饰反思[J]. 时装设计师,2020(12):124。

[12] 菲利普·托马斯。 炫耀性建筑:马达加斯加东南部马南邦德罗的房屋、消费与“迁移”[J]. 皇家人类学研究所杂志,1998(4):425-446。

[13] 谭菊红. 现代性背景下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J].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01):82。

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方法

郝晓宇,刘丽君

河北科技大学, 河北 石家庄 050000

摘要:少数民族服饰作为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物质化形态的一部分,不仅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而且体现了一个民族独特的审美内涵和精神文化。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现代化,少数民族服饰的现代设计越来越多。 对“现代性”和“民族设计”的表达不太重视,尤其是在“现代性”和“现代设计”的表达上。 基于此,本文通过文献查询、梳理和比较分析,对少数民族服饰传统与现代设计的相关概念及设计创新进行分析和总结,探讨现代民族服饰设计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办法,阐​​释现代民族服饰设计的路径。少数民族服饰设计 少数民族传统服饰。

关键词:少数民族; 服装及配饰; 现代性; 传统; 设计; 方法

关于作者:

郝晓宇(1996-),女,汉族,河北邯郸人,河北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服装设计;

(通讯作者)刘立军(1976-),男,汉族,河北泊头人,河北科技大学纺织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服装设计与营销、服装文化与传统手工艺研究。

基金项目: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HB20YS022)。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