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科葫芦属植物,广泛分布于世界热带至温带广大地区。

葫芦是中国人最早栽培的植物之一。 古籍中称为“胡”、“高”、“胡”。 考古学家在河南新郑裴李岗遗址发现了新石器时代早期的葫芦皮,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了距今7000多年前的葫芦和种子。 进入文明社会后,文献中关于葫芦的记载层出不穷。 据清代《古今图书汇》统计,提及葫芦的古籍(文章)有近百种。 在中国文化中,葫芦与神话传说、宗教、文学、艺术、民俗乃至政治有着密切的关系。 正如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所说:“葫芦是人文之果”。

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介绍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植物名实图解》中的苦瓜(葫芦)

1、葫芦是人类的祖先

在我国新石器时代的原始文化层中,曾出土过许多仿葫芦形的陶器,腹部圆鼓鼓的,形似孕妇。 显然,它们并非实用器物,而是被塑造并供奉为孕妇的偶像。

人类天生好奇“我从哪里来”。 在进化论知识普及之前,人类将自己的起源归因于某种神力。 西方人相信上帝创造了人类,而东方人则倾向于从周围可见的自然物体中追溯人类的起源。 葫芦在先民的生活环境中非常常见,而且由于葫芦的一些生物学特性,如藤蔓生长迅速、结出许多果实、果实形状像孕妇、多子多母等,都可以与出生等概念联系起来。和繁殖。 因此,它成为许多创世神话的主角或主要道具之一。

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介绍/

新石器时代葫芦形彩陶

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介绍/

秘鲁古印加烙画葫芦

在汉族和许多其他民族的古代传说中,最常见的两个“版本”就是女娲用土造人,或者伏羲与女娲结婚造人的两个最常见的“版本”。 著名学者闻一多写于1940年代的《伏羲考》认为,伏羲、女娲是葫芦的化身,并且有来自中国至少20个民族的49个故事,都说最早的人是从葫芦中诞生的。 。 从。 这些神话主要有六种故事模式:一、葫芦生一男一女;二、葫芦生女。 2、一男一女坐在瓜(指葫芦)花里,结果后,包在瓜里; 3、人类被创造出来,安置在瓜里; 4. 1、瓜子变成男人,瓜肉变成女人; 5、把瓜切成块,瓜块就变成人;

后来的民俗学者在闻一多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共发现了关于“葫芦圣人”的神话119个,涉及汉、彝、女、白、佤、苗、瑶、社、黎、水、侗族、壮族、哈尼族、纳西族、拉祜族、基诺族、土家族、布依族、布朗族、仡佬族、崩龙族(即德昂族)等民族。

流传于云南省思茅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悠久创世神话“木帕米帕”说,第一代人类扎迪(男)和纳迪(女)是二沙神用葫芦孕育的。 。 扎迪长大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最好的泡竹,找最好的葫芦,找到蜂蜡和树槽,做第一只葫芦笙”。 拿最好的金竹来做弦。” 后来,二莎悄悄在葫芦笙和和弦里放了相思药,吹葫芦笙的时候就想起了楠迪,楠迪就弹起了和弦。 然后他想到了扎迪,两人就结婚了。 怀孕十个月后,纳迪生下了13对孩子。 孩子长大后,结婚生子,人类繁衍。

据布朗族神话记载,创世之时,地上已有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却还没有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片空旷的山谷里,长出了一只大葫芦,里面孕育了许多人。 但是,就像母亲子宫里的胎儿一样,他们无法自己出来。 后来,一只大天鹅从远处飞来。 大天鹅用凿子般锋利的喙在葫芦上啄出了一个大洞,里面的人纷纷从葫芦里钻了出来。 这些人是布朗族和其他民族的祖先。

这些传说的内容虽然不尽相同,但都说最早的人是从葫芦里来的。 正如《诗经·大雅》中所说,“绵绵瓜(瓜翠可能指葫芦或类似的藤果),生于民之初”。 在民族的神话中,它就这样机缘巧合地成为了所有民族的共同祖先。

古代“葫芦生人”的观念,逐渐演变为祭祖尊老、“聚餐”、送瓜(葫芦)乞讨等民俗。孩子们等,从而形成了中国独特的葫芦文化。

道教文化介绍_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唐代《伏羲女娲图》,1928年藏于新疆吐鲁番,现藏国家博物馆

在彝族词汇中,葫芦和始祖这两个词一模一样,都叫“阿普”。 可见彝族同胞尊葫芦为祖先。 人们相信,人死后,灵魂可能会回到葫芦里,或者通过葫芦的“桥”回到祖籍。 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莫哈芝村的彝族家里,壁龛或祭坛上常摆放一两个葫芦,一个葫芦代表一代祖宗(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 举行仪式时,要吹葫芦笙为巫师伴奏。 彝族巫婆相信葫芦笙发出的音乐是他们的祖先伏羲和女娲的声音。 此外,巫师还表演了摘葫芦舞。 仡佬族还把葫芦视为祖先的象征,并将葫芦置于神龛内供奉。 家里有老人去世后,要把手指甲、脚趾甲剪掉,放在葫芦里,偷偷地放在屋后的神龛里。 在他们眼里,死者的指甲放在葫芦里,有死者永垂不朽的象征意义。

葫芦既然能生人,自然就与爱情、婚姻有关。 据汉代古书《礼记·浑义》记载,夫妻间有“狱中同食,同房”的仪式。 “卺”就是把一个葫芦分成两个葫芦,用彩线连接起来。 “疗饮酒”是指夫妻二人用葫芦饮酒,象征夫妻“合二为一”,期盼子嗣与葫芦一样多。 “和心”是中国传统婚礼中最重要的环节。 后来,这个词被用来指婚礼。 唐宋时期,“交北”的细节也源于“河北礼”。 如《东京梦花录》中记载:“用二杯以五彩相接,各饮一杯,谓之‘交杯酒’。喝完后,将杯与花冠抛于杯下。床上,杯子翻起合上,俗话说“吉祥如意”,皆大欢喜。 看来北宋时期葫芦不一定是用来封的,而是用来酿酒的。 “沾”应该是耐摔的东西,否则一接触地面就会碎掉。 如何判断“上”或“收”是否不吉利。 “递酒”的习俗一直保留至今,在婚宴上也经常可见。 当然,用普通酒杯代替葫芦。

葫芦在少数民族婚礼习俗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云南新平彝族同胞至今还保留着古老的婚俗:结婚当天,新郎改嫁新娘时,入堂前,主持婚礼的人将一个装满炉灰的葫芦扔在新娘面前。新人,然后新郎新娘在烟雾中走进了屋子。 这就是俗称的“破锅结婚”。 当地人认为葫芦象征着孕育胎儿的母亲子宫。 抛葫芦、撒骨灰,象征着产妇将来顺产。

2.中国版《诺亚方舟》

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交替时期(距今约一万年)左右,冰河时代结束,冰雪融化,世界各地普遍发生大洪水。 人类祖先对大洪水造成的灾难印象深刻,恐慌情绪代代口耳相传。 文字发明后,被文字记录下来,流传下来,演化成有固定模式的神话——大洪水过后,人类几乎灭绝,只剩下一男一女或几对男女。女性在某种神力的帮助下得以幸存,从而重新创造了众生。 在西方著名的“诺亚方舟”故事中,幸存者躲在预先建好的“方舟”里,而在中国,也有类似的故事,幸存者躲在葫芦里。

闻一多曾分析比较过中国各民族的49个洪水故事。 据统计,当时的救生工具有葫芦、瓜、鼓、臼、木桶、床、船等7种,共35件。 在这35种救生工具中,起重葫芦占17种,位居各类救生工具之首。 近几十年来,随着民族学和民间文学的发展,学者们发现了更多与葫芦有关的洪水神话。 仅举几个例子:

黎族的“葫芦瓜”:远古时期,黎族的祖先遭遇了一场洪水,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灭亡了。 只有一男一女幸存,还有一些动植物,躲在葫芦瓜里。 后来,它们结婚并繁衍了人类。 葫芦瓜为他们的生产生活提供了各种条件,拯救了黎族先民的生命。 因此,葫芦瓜成为黎族图腾崇拜的对象,也成为后世船形房屋的原型。

神农架《黑暗传说》:诸神时代,由于诸神之间的纷争,最终引发了一场大洪水,淹没了众神。 这时,一个大葫芦从洪水里飘了出来。 玄黄老祖拿起葫芦,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对少男少女。 于是他给弟弟妹妹取名“龙”。 龙族(韩族)由此而繁荣,人类也因此而繁荣。

傈僳族《创世记》:远古时期,天地相连,混沌一片。 人走路时必须弯腰,否则头会碰到天。 一人骂道:妈的,你就不能长高一点吗? 这个咒语激怒了上帝,突然下了九天九夜的大雨,世界变成了汪洋大海。 一对兄妹躲在一个大葫芦里,随洪水漂流。 洪水退去后,葫芦被搁浅在泥滩上。 兄妹俩走出葫芦,发现天地分开了。 天那么高,地不再那么浑浊。 山脉、平原、河流和森林出现了,但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被淹没了。 兄妹结婚并育有五个孩子。

勒莫人(白族的一个分支)神话:不知多少万年前,阿拜神偷偷告诉人们:“地上要发洪水了,你们该搬家了。”住在大葫芦附近!” 大家都不相信,只有阿布特兄妹照着神的话做了。 没几天,就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洪水。 持续了九十九天。 人们被淹死了。 只有躲在葫芦里的阿布帖兄妹幸存。 后来,他们生了五个女儿,分别嫁给了熊、虎、蛇、鼠、毛虫,繁衍了人类。

库聪人(拉祜族的一个分支)的《创世记》:古时候,有一个寡妇,种了一棵大树来遮太阳。 人们用弓射它,用刀砍它,用火烧它。 只剩下树根了,让蚂蚁吃掉,于是水就从树根里流出来了。 倾盆大雨持续不断,洪水来了。 只剩下哥哥和妹妹了。 两人用针和黄蜡在葫芦里挖,用针探探水情,用黄蜡堵住破洞。 结果,它们得以生存并繁衍后代……

类似的故事在布依、壮、水、彝、哈尼、高山、毛南、仡佬、侗、傣、苗、瑶、畲、佤等众多民族中广泛流传。 在这些故事中,葫芦扮演着“诺亚方舟”的角色,为难民提供了一个相对封闭、安全的空间,为洪水过后人类的重生保留了“种族”。 然而诺亚方舟是诺亚按照上帝的旨意建造的,葫芦自然具有“避水”的功能。

在木船尚未发明的古代,具有漂浮功能的葫芦可能是先民最重要的漂浮、渡水工具之一。 人们涉水过河或钓鱼时,都要在腰间系上几个葫芦,称为“腰船”,就像今天穿救生衣一样。 古人有“船中失,救一桶金”的说法,意思是说,如果船沉了,一个廉价而不起眼的葫芦就会成为最珍贵的救生工具。 《西游记》的“流沙河”部分,观音徒弟慧安帮助唐僧制服沙和尚后,用观音送给他的红葫芦和沙和尚脖子下的九个人头骨,结法船载唐僧。 我们渡过“鹅毛不能浮,芦花沉底”的流沙河。

至于故事情节如何从“抬人”演变到“藏人”,一方面不能排除真的有这么大的葫芦。 例如,唐代范绰在《满书》中记载南诏(今云南)的风土人情,其中记载“葫芦长十余尺……周长皆三尺”。 另一方面,“葫芦藏人”可能是受到了“葫芦人”故事的影响。 事实上,“造人”与“藏人救人”有时是密不可分、交织在一起的。 无非是保证人类最基本的生存,促进种族的繁衍。 可见,葫芦这种“人文果品”,凝聚着我们祖先对生命的强烈渴望。 也就是说,中国神话的一大特点就是葫芦不仅能“生人”,还能“救人”。

3、道教法器

进入文明社会后,葫芦的功能进一步扩大,衍生出道家思想。

在道家代表人物之一的庄子的著作中,多次出现“壶”字。 例如,《逍遥游》记录了庄子与他的朋友、辩手惠子的一场讨论。 惠子说,他种了一个可以装五块石头(约300公斤)的“​​大葫芦”。 当用来盛水时它会裂开。 他把它切开,做成了葫芦。 他不知道该放什么,只好把它砸碎。 。 惠子其实是用这个“大葫芦”来讽刺庄子的理论太大、不合适。 庄子反驳说:“夫子拙于用大物”(你实在不懂得如何用大物)。 庄子认为事物有“异用”(可以有不同的用处),“今有五石葫芦,何不愁以为是大瓶而浮于江湖,而忧愁”。葫芦掉落,无法容纳,那么师父还有它“你有一个五石葫芦,你为什么不考虑把它变成一艘船,漂浮在江湖里,但你担心那里有无处可容。 这说明你的心太浅薄、太狭隘了。”

庄子所在的战国时期,葫芦仍被文人视为“器物之争”的道具。 进入秦汉时期,葫芦的自然属性逐渐被“仙性”所取代,成为仙境的代名词。

《史记·秦始皇列传》记载,秦始皇为了寻求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派齐人徐适(徐福)带着数千童男童女到蓬莱、方丈、郢州,“三国”海中神山”求仙。 东晋王嘉在《补记》中将三座神山改名为“澎湖”、“方湖”、“瀛湖”。 他还说,三座神山“形状如壶(葫芦)器皿”,使葫芦更受欢迎。 具有“仙气”,象征神灵居住的地方。 从此,许多有关“葫芦仙”的神话传说都从这里衍生出来,如西王母从东海蓬莱道士那里得灵瓜的传说等。

道教文化介绍_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道观中的葫芦形装饰,赵爽在北京白云观拍摄

一般认为,道教创立于东汉。 《后汉书·方术传》记载了道教人物费长方的故事,这标志着葫芦正式成为道教法宝:

长屋者,汝南人。 他曾经是一名市长。 城里有一位卖药的老人。 县长在楼顶(挂)了一个盆子。 当他来到市场时,他经常跳进锅里。 城里没人看见,只有大哥在楼上看见,奇怪了。 因为我走了,我再给你奉上干酒。 翁知道长方指的是他的神,便说道:“你明天就来吧。” 第一天,长方回来见翁,翁随他入锅。 只见玉堂金碧辉煌,酒香四溢,皆齐饮而出。

费长方后来被东晋道士葛洪收录在《神仙传》中,并补充了费长方跟随老人进入葫芦后的所见所闻:“进去后,不再是一壶,却只有仙宫的世界,楼重门楼阁路,公公(胡公)左右侍从数十人。

“葫芦藏福,壶载天地”。 一个小小的葫芦,就像是天上的一个洞穴,别样的世界,别样的世界,给人无尽的想象。 《神仙传说》中描述的壶中小宇宙,就是道家人物所说的“壶中日月”、“壶天仙境”。 此后,道教经典中也出现了与葫芦有关的类似记载。 例如,大型道教书籍《云集奇传》中有记载:“(石存)学大丹之道……常悬壶,大如五升器,化之”。入天地,有日月,如人间。夜宿于此,自号‘胡天’,人称‘胡公’。” 很多与道教有关的人和物都与葫芦(壶)有关。 相传道教创始人老子的老师名叫“虎子”。 道教另一位重要人物列子也曾研究过《虎丘子林》。 唐代有一本书叫《酉阳杂祖》,其中有一章专门讲道士黄老的学问,故名《壶史》,可见葫芦(壶)在道教中的重要地位。

许多道教器物都与葫芦有关:太上老君在葫芦形的炉子里炼制神奇的丹药,然后用葫芦来储存这些丹药; 《八仙渡海》中的八仙之一的铁拐李,总是随身携带着一个宝葫芦; 民间传说中的“宝葫芦的秘密”,给你想要的“灵物”宝葫芦,也可能是从道教借用和衍生出来的——或许反过来,道教借用了这个民间故事也无人知晓。

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介绍_道教文化/

景泰蓝葫芦瓶

道教文化介绍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

青花八仙葫芦瓶

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介绍/

釉里红八宝纹葫芦瓶

葫芦不仅是仙境的代名词,葫芦本身也具有“仙气”,可以完成许多特殊的“任务”,比如盛放一些其他器皿无法盛放的“水”。 西晋张华《博物志》记载:“汀州八水金银铁器皆漏,惟葫芦叶不漏”。 南朝刘景虚《异源》云:“西域勾邑国山上有石骆驼,水出则金银盛,即使漏,葫芦芦苇也”。得到它就足够了,喝了它就会香身成仙,国家的奥秘数不胜数。 民间故事《春王与九仙》描绘了这样的场景:九仙下凡娶了春王,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一天,九仙姑在院子里种了一只葫芦,葫芦转眼间就长到了天顶,九仙姑爬上了天空,为父亲庆生……在这里,葫芦藤成了一座可以通天的梯子。

现实生活中,许多与道教有关的器物,如瓷器、景泰蓝、家具、雕刻品等,都是做成葫芦的形状; 道教建筑的屋顶或顶部常镶有瓷器或陶葫芦。 医者“悬壶济世”(古代医道士的通行做法)也意味着他的葫芦里含有能救死扶伤的灵丹妙药。 有些地区的民俗习惯把葫芦挂在门上,或者贴上有葫芦图案的柱子。 堂内辟邪治病……

在道教理论中,葫芦是蕴含着虚无自然能量的太极,但在世俗文人学者眼中,它却成为了一种精神寄托。 唐宋时期许多诗人都留下了吟诵“壶中”的诗句,如李白的“到了脱衣舍时,壶中无日月天”(《归来》)到路石门故居》),白居易《谁知城南化为壶中天》(《赏赐吴奇俭记》),李忠《日月》壶里近心,岛外烟霞入梦”(《赠崇安经岛》),钱起“海上春已尽,夕阳未落”锅里”(《辞别刘道长》)戴叔伦“东城路南屡见,必是锅里有一个特别的家”(《告别刘道长》)汉道人》),陆游“知壶中天,终胜缩地”(《湖天阁》),王衍“壶中不仅可以隐世,还可以人们羡慕或幻想躲在那个自给自足、空间独立的世界里。 那些仕途不顺或考场失意的人,常携带葫芦,寄于山水间,以示自己高远而孤独的志向。

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介绍/

本文摘自《人文植物:16种植物的起源、驯化与崇拜》(苏盛文、赵爽着,天津人民出版社,2020年6月版),经阅文文化许可。

作者 admin